深圳高樓墜窗砸死男童引熱議,“強制驗窗”大勢所趨

[復制鏈接] 0
回復
3444
查看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6-21 15:16:0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深圳網廣告位招租:點擊聯系     深圳網廣告位招租     深圳網,深圳最好的本地論壇     深圳商鋪寫字樓二手房     深圳網廣告位招租
全民云計算 云主機低至2折
  深圳高樓墜玻璃窗砸中男童致死事件連日來引起全國高度關注。近三天,在福田區南園街道綜治辦和調解機構主持下,當事人家屬及物業和相關業主已連續進行調解,但目前仍未就賠償達成一致,還需進一步協商。

  事實上,這已不是偶發事件。近年來,深圳已發生多起高空墜落玻璃窗事故,威脅公共安全。但采訪中,不論是政府部門還是物業管理公司都表示,住宅窗戶是私產,安全管理責任人是業主和實際居住人,并不屬于其管理職責范圍。

  “盡管住宅窗戶歸業主所有,但對公共安全造成威脅,政府就應制定相應的辦法進行監管。僅單純依靠業主或租戶自行管理,難以有效,易將安全監管置于空白狀態。”不少深圳市人大代表和市民都建議推行門窗強制檢驗等長效機制,完善立法。

  事實上,香港已通過立法監管高樓墜窗問題,澳門日前也開始考慮立法強制驗窗。“強制驗窗是大勢所趨,特別是樓宇建筑狀況各異,建議政府設立統一的驗窗信息平臺,提供如驗窗流程規范、檢驗及維修價格參考等指引。”澳門工程師學會監事長、群力智庫副理事長梁鴻細說。

  高空墜物致傷亡事件頻發管理幾乎處于真空狀態

  在深圳京基御景華庭小區發生此次高空墜物的慘劇之前,深圳已發生多起同類事件:

  2006年5月31日,南山區向南小學四年級學生鐘小雨(化名)在放學途中,被好來居大廈墜落的一塊玻璃砸中頭部,經搶救無效身亡,年僅10歲。

  2016年6月,平安大廈5樓的一塊玻璃爆裂,碎片砸傷樓下4名工人,其中一名工人安全帽被砸碎。

  2018年9月16日臺風“山竹”過后,深圳城區一些高層建筑玻璃幕墻墜落,羅湖區一些老舊住宅外部門窗玻璃被吹落,南山區某超高層住宅的門窗玻璃也被吹落……

  建筑的高層幕墻、窗戶、外貼石材已成“傷人利器”,成為公共安全問題。然而,除了高樓大廈玻璃幕墻已明確由住建部門管理外,諸如住宅門窗等并未納入政府部門或物業管理的范疇。

  深圳市住建局表示,該局房屋安全管理處主要是對“建筑物主體結構及幕墻”的安全進行管理。以今年5月1日起實施的《深圳市房屋安全管理辦法》為例,對建筑幕墻單列一章,規定房屋安全責任人應對此進行安全檢查,正常使用的建筑幕墻至少每6個月檢查一次;建筑幕墻竣工驗收或者交付使用1年后,每5年定期檢查一次,原則上每10年做一次安全性鑒定。

  但該局稱,上述墻體外整體玻璃幕墻非單個業主家中窗戶,此案中的窗戶屬于業主的私有財產,并不涉及該局職能范圍。

  京基御景華庭物業管理人員也表示,物業管理的主要職責是對公共區域設施設備進行管理,窗戶屬于業主的私人財產,維護的主體責任人應該是業主。

  而現行法律在界定高空墜物侵權責任時,也是規定由物品的所有人、管理人、使用人承擔侵權責任。“如果墜落的玻璃窗為某一具體房屋,則由該房業主和承租人作為侵權人,對受害人承擔侵權賠償責任;如果玻璃窗在公共區域,則由開發商承擔民事賠償責任,物管公司在其物業管理范圍內承擔補充清償責任。”北京市煒衡(深圳)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偉說。

  住宅門窗雖是私產但建筑外立面帶有公共屬性

  然而,對于高空墜窗的管理現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均不滿意。

  “雖然住宅窗戶屬于私有財產,但其處在城市建筑外立面,帶有一定公共屬性,涉及公共安全問題。不可簡單地把公共建筑幕墻和住宅窗戶區分開管理,只是單純片面地去強調房屋業主所承擔的安全管理責任。”深圳市人大代表陳春生說。

  深圳市政協委員王鴻利也認同陳春生的觀點。“對公共安全造成威脅就應該制定相應的辦法進行監管,就像汽車也屬于私人財產,但為了避免問題車輛上路造成公共安全事故,就制定了強制檢驗制度。”王鴻利說。

  “如果住宅門窗的安全管理完全只依靠業主和實際居住人,則等同于沒有公共安全管理制度,讓管理處于空白狀態。”陳春生說,深圳發展至今,城市管理需更精細化。王鴻利認為,應對樓房窗戶采取強制性的安全檢測、更換。

  事實上,今年深圳兩會期間,陳春生曾聯合20位人大代表提交了制定《深圳市建筑玻璃幕墻管理辦法》的建議案。當時他已建議將公共部分整體玻璃幕墻和住宅窗戶一并納入立法管理,政府部門委托有資質的幕墻檢測機構對既有高層建筑特別是老舊住宅進行全面的安全性檢查、鑒定與維修,并建立常態化檢查機制,建立日常相關維護、檢修及安全性鑒定的登記制度。

  “根據深圳市住建局的回復,關于委托有資質機構檢測,政府部門還是想讓其由房屋所有權人、管理人來落實。”陳春生認為,政府該擔責要擔責,住宅門窗如何安全管理的問題,不管是在立法還是政府職能上都有空白,需要完善制度,“應從公共安全的高度去解決問題”。

  陳春生還建議,借助檢察院公益訴訟維護社會公共利益,促進住宅門窗公共安全管理制度的完善,使政府部門切實履責。同時,制定地方標準和編制規范,并推出高空墜窗公共安全第三者責任險,履行賠付機制。

  “能用立法權加強政府責任、制定相關的預防措施和規定是最好。但立法的周期較長,這期間可以通過普法去加強業主對住宅門窗的安全管理責任,并號召物業公司和相關政府主管部門加強宣傳。”陳偉也建議。

  福田區住建局物業科相關負責人坦言,事發后已要求全轄區內開展門窗檢查,但市民關于建立門窗強制檢驗等長效機制的呼聲很高,人大代表也已關注到此事。希望由市級層面推動相關政策的落地實施,通過制度立法來填補目前的不足和空缺。

  目前市面并無專業公司驗窗多憑維修人員經驗判斷

  此次事故之后,深圳不少小區業委會或業主均自行聘請相關驗窗機構或人士檢查窗戶安全。但記者調查后發現,此業務尚未形成市場,暫處于無序狀態。

  “之前每天也就2—3個單,這周業務量明顯增多,大多是小區物業打電話找我們去給住戶維修窗戶,窗戶滑撐生銹、螺絲缺失問題較多,也有嚴重變形要求更換整扇窗戶的情況。”從事窗戶安裝的張師傅說。

  “上門維修門窗一般收200—400元人工費,材料費另計,但我們基本都不提供驗窗服務。”從業多年的李師傅坦言,自己也是憑經驗去判斷窗戶有沒有問題。

  深圳建筑門窗幕墻學會秘書長麥華健也證實了這一現狀。“目前住宅小區的門窗檢驗還處于師傅帶徒弟的模式,憑維修師傅的工作經驗來判斷和維修。雖然相關的協會有將門窗操作、裝飾作為職業技能來考核,企業也會培訓工人、頒發技能證書,但這都不是強制性要求。”麥華健直言,目前市面上并沒有“驗窗公司”一說,也鮮有為散戶提供檢修服務的專業公司,住戶發現窗戶有問題,一般都找五金店師傅維修。

  麥華健表示,目前寫字樓的玻璃幕墻檢修已有嚴格的制度規范,如每年檢查2次,每5年聘請專業公司定期檢查,使用滿25年需要對安全性進行鑒定等,但住宅小區門窗的檢驗就簡陋得多。“房屋新建時有兩年的保修期,由安裝門窗的公司負責維護,但過后則處于空白地帶了,只能依靠住戶自覺注意。”麥華健說。

  高樓墜窗困擾現代都市香港推行“強制驗窗”

  事實上,高樓墜窗是困擾現代都市的普遍難題。以新加坡為例,僅2000年,就發生了19起墜窗事件,2003年底增加至106起,甚至一周就發生3起。事故原因主要是施工方安裝窗戶不當或業主對窗戶缺乏檢查及維修引起。

  于是,新加坡政府2005年頒布并實施了《窗戶安全法》,如果窗戶因缺乏維修和保養而墜落,相關責任人將面對高達1萬新元(1新元約合4.86元人民幣)的罰款或最長1年的監禁,嚴重時并罰。

  香港也于2012年6月30日開始實施“強制驗窗計劃”,由香港屋宇署負責每年尋找樓宇目標,向有掉窗風險的樓宇發出強制驗窗通知。一般而言,樓齡在10年以上而且高于3層的樓宇都是潛在目標。接到通知的業主和業主立案法團(相當于內地的業委會)必須驗窗并承擔修葺費用,否則將被處1500港元罰款,屢犯者可被檢控,一經定罪,可處罰款2.5萬港元及監禁3個月。屋宇署官網則提供檢驗及修葺相關服務的參考報價單。

  就在兩個多月前,澳門特區政府也開始考慮立法強制驗窗。梁鴻細說,澳門有超過4800多棟30年或以上樓齡舊樓,存在巨大的驗窗需求。但樓宇建筑狀況各異,建議政府設立統一的驗窗信息平臺,提供如驗窗條件、流程規范、檢驗及維修價格等參考指引,方便居民主動尋求驗窗的支援。

  “還有系列配套措施,比如驗窗時所涉及的工程質量監管和驗窗人士專業資格,以及保險賠償、運作機制等。”梁鴻細認為,強制驗窗是大勢所趨,政府制定政策時,要做好具體細則和罰則、執行程序等,避免缺乏有效執行力或衍生不必要的實際執行困擾。

免責聲明:深圳網不承擔任何由內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本貼地址:http://www.bzrywp.live/thread-300683-1-1.html 上篇帖子: 我主良緣開放聯營合作 下篇帖子: 撒花!深圳環境治理獲國務院督查激勵

發表回復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關閉

站長推薦上一條 /3 下一條

深圳網廣告位招租
廣告位招租
廣告位招租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河北11选5历史数据